旬阳文艺网

影响世界的文艺力量

恋上夜的妖_2010年10月23日

2010年10月23日 晴朗 星期 六 恋上夜的妖 作者/珊瑚水蓝 我笑我疯狂,我笑我张狂,我笑我所有的一切信仰,没有尽头的昴望,望的全是一秋的萧条与寂寥。我笑,我不停的笑,我微笑,我大声的笑,我不知道除了笑还能有什么表情。我不要悲伤,却无法勉强悲伤。我不想悲伤,却如何也无法逃避。我想要真实,却残酷的让我无法面对无法接受,想要逃离所有一切没有阳光的地方。没有可以照明的光亮。暗夜里的黑色,黑的纯净,黑的真实,至少它真实,尽管可能会有魔鬼,可能会有死神,但这种恐惧,这种猖獗着的嚣张他是张扬在明面上。讨厌黑暗,因为黑暗带来的是绝望和永无止尽的遥远。现如今,却爱上黑暗,因为它黑的如此真实,如此不做作。前天写下“关于感情”,前天告诉自己,放下骄傲,放下要求,放下所有的一切,去偿试,因为想要走出环绕着的城墙。当我以为走到另一个世界,却发现仅仅是站在没有木板没有木桥更没有竹筏的溪水长河边,昴望天空的顶,没有看到脚下的泥泞,没有注意到即将踏入禁区的灵魂。也许,上辈子欠了,欠了,欠了太多。尽管如此,我不想要放弃。不想要放弃。于是我仍然在笑,仍然微笑,仍然是那个温柔的女子,仍然坚持做那个温柔的女子。走出城堡的我,无法不面对迎面而来的风雨,我无法不去挡,无法不去感受,如果不挡,那么直面而来的,将会是狂风暴雨,我只有面对。不能逃避。此刻的盲目张望,此时的忐忑逃避,也许只是下一曲悲调的开始。不要再走近,不要再靠近,不要再拥抱,我无法去面对。无法面对直面的你你我我他他。无法接受再次的败退。仁慈的上帝,给了我如此,如此……我却无法保护好她,真的很悲伤。无法掩盖,无法掩盖。只要有微笑去修饰。微笑,微笑,微笑的女子,温柔的女子。就是那个微笑的女子,正是那个温柔的女子。嚣张也好,猖獗也罢,终归仍然是那个连哭都是笑着的女子。不该哭的,是那天那地那时那分里,不该的。。悲伤续曲……我不是钢琴家,请不要再继续悲伤续曲。挽救渐渐消逝的信仰。我信仰我所有的信仰,可是,我没有了信仰之后,我还可以信仰我的什么信仰?也许,终有一天,当光明照耀大地,也许终有一天,在我再次爱上阳光的时候。请不要再让信仰背离我。尽管我知道影子之后会有阳光,但,终究不是信仰的信仰。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