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学艺术网

文学艺术界百花绽放的园地、切磋技艺的平台!

金万泉:秋收先收“楸”

秋收先收“楸”文/金万泉
随着烦躁闷热的夏天渐浙离去,清爽怡人的秋天已悄悄来到人们身边。
秋,由禾和火组成。寓意着庄稼火起来了,一切美好的都变的活跃,绚丽缤纷,丰满成熟起来,梦在这个季节悄悄恰进,变得清晰起来。正是“三秋如火,织就云裳,锦绣铺路,丰收在望。
秋天是一个成熟的季节,也是一个万物收获得季节。
谚语说,秋分没生田,处处动刀镰。按老黄历说法,作物的生长期到了。闲不住的农人们即将上演一场秋收大剧。
而相对于我们这个“背阴山汉”的乡村来说,三十多年前,秋天,处署节令刚过,乡亲们就开始张锣着收摘树上的挂果即楸子。
我村地处永宁山脚下,这里空气湿润,昼夜温差大,独特地的自然资源,适宜各种果树生长。脊薄地土地上孕育出一种上好的楸果。因此,家家户户都有几棵乃至几十棵果树。
楸树,在我们村是一种普普通通的树种。有着历史悠久,它因容易成活,耐旱耐虫害,不用管理,年年硕果累累倍受乡亲们青睐。楸树古代劳动人民在长期从事栽培的生产活动中,积累了丰富的种植经验。因其多花而不实,所以《齐民要术》中说“楸既无子,可与大树四面,掘坑取栽之”。清《三农记》中还记述;“于树下,取傍生者植之”。随处可见成年楸树,在其根部周围都会长出新枝条,春天时只要用斧头从根上分离开栽到地里就能存活。
秋天,家家房前屋后漫山遍野的黄楸果熟了。那时,跨步走进我村,空气中到处氤氲着飘香的楸果味,放眼望去,累累果实挂满枝头,压弯了树干,树梢上楸果露出红艳艳的笑脸,在微微秋风中缓慢而沉重地摇曳着。
这时,家家户户每天拿出空荡荡的大筐小篓,开始摘楸果了。在我家院子的南园子和附近的田坡上,从生产队里分到的家庭果园里就有不少楸子树。其中南园里有四棵粗壮的楸子树,树冠硕大,就象一把花之伞似的,每年能产一千多斤楸果。那几天,我们一人拿着小筐,小筐拴着绳子,小绳一头拴着用树杈作的木勾,便于挂在楸子树干上。开始钢筋是个稀罕物,后来也有用钢筋做的勾子。
有的家人扛着三米来高的木梯子,梯子上有一块能站着人的木板,另外可以支上一条腿,呈三角形状。便于摘树冠外梢上的楸果。
我多是爬到树上摘楸子,拿着小筐,再拿上一米来长的一根8号铁丝做个小勾勾。还要带一条小绳,当摘满筐时,拴着小筐送到树下,由站在高登上的父亲走下来接过小筐倒入篓子里。如此免得了下树再上树的烦嗦。
当站在高高的树杈上,看到梢头上红红的楸果,禁不住时不时的摘下来放到嘴里,那略微有点涩味的汁液在唇齿间四溢着。
这样的劳动场面几乎家家如此,成为我们村的一道风景。楸果也成为乡亲们赖以生存的摇钱树,一年的零用花销它占头份贡献。
过去,村里也有会嫁接果树技术的人用楸树嫁接上槟子,?子,苹果。如今槟子,?子已成绝迹的水果了。
农村刚刚实行大包干后,一到摘收楸子的季节,就会有外地的商贩来村里收购。他们走街串巷,一路上操着特有的声调吆喝着,“收楸子啦……”。在山村上空飘荡着。据说都是卖到果哺厂加工成果丹皮之类产品。卖不完的楸果,农家都会把它放在墙根背阴地方在“天然冰箱”中保存起来,等冬闲时拿到集市上换点钱用。
楸果是我村的特产,也是馈赠亲友的礼品,家家都会拣个大无伤痕的愀果送给亲友,散尽八方。和他们分享秋的收乐。中秋晚上供月的贡品里都会摆上几个楸果送个美女嫦娥和玉兔品尝。
楸果和韮菜花一齐榨乱,制作成韮菜花酱,沙沙的略微有的涩辣,碧汪汪一滩,无论从视觉抑或味觉都能提鲜,也是我们餐桌上的一碟绿色美味小菜,是一道独特的调胃佐肴。
还有的勤快人家,把楸果切成薄片,拿到太阳下曝哂成干,等到孩子们嚷嚷的时候抓上一把解馋。
冬天,楸子冻的实实在在的,颜色也由杏黄色变成古桐色。你拿来一盆冷水把楸子放在水里。等上二三个小时后,楸果里的冻冰就会被冷水慢慢地“换”了出来,又凝固成了一块整冰。若拿起一个楸果吃起来,甜甜的,凉爽爽,有一股沁心透脾的感觉,可好吃了。冻楸子保质期往往可以到第二年的二月春暖花开。它是我们那一代孩子们最喜欢吃的廉价“水果”。
楸树曾经让我们村自豪为“水果之乡”,是支撑乡亲们过着“小康”生活的一大产业。在那物质不丰富的年代,它是我们这一带乡亲们的“摇钱树、木头儿子”。进入上世纪末时,随着农业新科技的广泛应用,村里会嫁接果树的技术人越来越多,春天时,剪上苹果的嫩枝,嫁接到黄楸子树,这样,“改头换面”后。楸树也越来越少,只剩下多年不能再“生育”地老树自生自灭着。
时代在前进,楸树终于因果粒小,味道微涩被时代的车轮淘汰了。尽管我们村的山坡上,村边空闲的角落,还有许多楸树,却成了被时代遗弃的“弃婴”,春天时,农人们不在象过去那样尽心地为它刮去褪掉的树皮,剪去死掉的枝杈,为它喷洒农药防治病虫害。从粗放式管理变成无人管理。但它尽管缺少了人们呵护,仍然一如继往地生存在悠悠天地间,从不抱怨被冷落的情感,承受着人们难以想象的艰辛,顽强的生存着。它索求与人的极少,而奉献于人的颇多,一年一度的春天照例开着粉红色的花朵,一年一度的秋天仍然把孕育的果实奉献给人们。你爱收获不收获,我也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年复一年,为伊消的亦憔悴。
这真是人间正道是沧桑,世事难料不可料,楸树,昔日备受青睐,今朝无人问津!
作者简介:金万泉,网名,晶莹的露珠,蔚县柏树乡永宁寨村,1964年生,中共党员,农民北漂,曾在乡政府从事过文字和财务工作,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聘为特约听评员,连续六年获奖,在多家电台和报刊杂志发表过评论、散文和新闻稿件。多年停笔,去年六月后,偶有小作发表在“雪绒花”和“一起漫看云卷云舒”网刊上。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王殿君|闫立平|孟燕|闫宪|芳草|郭振萍|洋浴海|赵宏岭|邵燕云 |史玉凤|刘少均|张帅|王胜|周绍明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