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学艺术网

文学艺术界百花绽放的园地、切磋技艺的平台!

【东方诗歌 特别推介 东方诗人(1367)李锐 《雪野涂鴉》(组诗)】

特别推介
诗人简介
李锐
我的诗观:写诗是蒸血为气,凿心为雕,蹈灵魂为舞。诗乃人的精神气质,生命的芽孢,一个民族传之万世的基因!
李锐 1941年3月出生,四川广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年从亊财会工作,业余爱好诗歌,是一个中国新文学的志愿者。曾仼凉山州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曾仼<<商业文学>>编委,凉山大学兼职副教授,著有诗集《童话. 玉雕. 歌》《世纪未》《海魂笺》《创世纪的孤独》《原色. 自嘲》等多种,刊发诗歌评论多篇。
李锐佳作欣赏
雪野涂鴉(组诗)
文/李锐
拄杖画雪
昨日降小雨
今日好大雪
山川竟变成了一只
好大的白天鹅
远峰在引颈而向天歌
此刻有一个季节会浮现
注定会 被深深的惦记
以雪地为纸
以拄杖为笔
在广袤的雪野上
我涂鸦画下
一个偌大的天鹅蛋
三九四九
鹅毛大雪
你就尽情地婀娜地飞舞吧
待多雪的日子过去了
祝福你
孵化出
光辉灿烂的
太阳 赤橙黄绿青蓝紫的
又一个迷人的春天
路见狼的足迹
那四蹄的软垫
行走无声 踏雪无声
消失于迷茫树林
可还有一串佛珠
悬垂于胸前?
一张红头巾裹着
尖嘴的脸如童话里的
那个狼外婆
你妆成了
只为在雪地之上
踏画梅花的
一个行为
艺术家?
在一个空间里你两张嘴两张脸
在另一个空间里成为美的化身
此去 趁大风大雪
是去给鸡拜年?
还是去给小白兔拜年?
桌上的骆驼
连日顶风冒雪
踄过了多少沙丘?
来到我的书案
还有浑身的沙尘雪痕
依然还在翘首远方
可是把我拧开的红岩蓝墨水瓶
望成了清泉?
可是把20*15的緑色诗笺
望成了你的绿洲?
总有一个声音
你在寻找
总有一个声音
在远方等你
那一盏金字塔的台灯
可是今夜里
为你升起的小小的太阳?
昨夜鸡叫
地球村的公鸡打不打鸣
太阳都是会自己醒来的
昨夜吊着嗓子的啼明
声声原是为了把我叫醒?
醒来一天我快乐一天
醒来一天我在手机上读诗
谈诗写诗又一天
呜呼 笃友诗兄
呜呼 我的三姐
呜呼 永别了风雪交加的2020
你们是再也
醒不过来了
今日的 小诗
谁来同我与共?
抬起头来 猛然看见
绝望的黑夜深处竟递出来一把
开启未来的亮闪闪的钥匙
斗蟋蟀
乡愁与乡愁缠斗
在一个竹笼子里
这是一个
骨肉被撕裂被敲碎了的种群
有多深的情仇与血恨?
乡愁咬断了乡愁的腿
乡愁咬残了乡愁的翅膀
笼子里流淌的血肉
已不是血红
如绞肉机里的
肉醬
为什么
你们在一个时空里做爱传宗接代
却又在另一个时空里相互残杀?
四围看客的目光 筑起一座
当代的 古罗马的大斗兽场
迷路的蝴蝶
在南美洲搧一搧翅膀
非洲的好望角也会掀起九级巨浪
你拒绝釆访那些
纸花塑膠花绢花
却迷路在了
庄生拂晓的哲学梦里
三千多年
就这样如流水流去了
未走出迷津
未找到一条
回家的路
三千多年 庄生
又何曾走出蝴蝶的梦境?
偶然的梦遇 就这样
彼此 都攺变了命运
天狗猴子和月
天狗吃月了
天狗吃月了
猴子爬上树梢
一伸手 就触摸到了天
一挥就把天狗赶跑了
月亮掉水里了
月亮掉水里了
猴子游到了水中央 分明
已经看见了亮晃晃的月亮
仿佛也触摸到了水淋淋的月亮
可是怎么也把月亮救不出水面
看着猴子在水中捞月
天狗在天边哮笑不止
猴空有一腔救美之心
难敌九霄天狗的计算
另类的蚊子
一样的
你打它就是打你自己
一样的
一巴掌你把它击斃
依然流着
你自己的
鲜血
没日没夜
嘤嘤嗡嗡地叫着
如高空侦察机
只为锁住
既定目标
趁你熟睡的时候
先给你一针麻醉药
再猛吸你的血
三天不吸血
即飘如一缕失魂落魄的
秋蚊
在字里行间穿行
还没有谁为你命名
在字里行间穿行
你是一种另类的蚊子
为自己招魂的鸟
布谷 布谷
栽秧 割谷
布谷鸟
现在你已经不用再催种了
现在你已经不用再催收了
从一片抛荒了的土地
飞到另一片抛荒了的土地
布谷 布谷
布谷鸟你却还在
凄厉地叫着
呵呵 我知道了
布谷鸟你是在自己为自己
喊魂招魂
呵呵 我知道了
你招魂你啼血你借己
而劝喻尘世
不是为了一己
而是为了大千世界的
未来
金钱豹
一路走一路翘腿洒尿
尿一个圈就圈成了自己的
版图领地
一匹金钱豹隐蔽埋伏
在城市丛林
金钱与豹的组合
在万家灯火里闪着
一双幽灵一样
绿茔茔的鬼眼
一经发现猎物
即以百米冲刺的速度
紧追不舍
一群禽兽被引来
在渗淡的月光之下
血腥的围猎
三尺之上
有曰月星的眼睛罩着
一失足 跌下悬岩
也非常的无助
有撕心裂肺的疼痛
东方诗歌
平台制作王丽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