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艺网

影响世界的文艺力量

我..._我...^.↘小`米 由细到

我…^.↘小`米 由细到大,我都系一个好怕闷既人,只要一长时间唔讲野,我就会变得心情好低落。亦系因为甘,身边每一个朋友都会觉得我超多野讲。如果上课无野讲,我就会不断甘系度话好闷,当有一我坐系而又唔出声既时候,甘我肯定系遇到D问题谂唔明啦!今,我同平时一样甘去上课,但系今距竟然唔多理我,自己系度按手机睇直播(篮球)。既然距甘专注甘睇,我亦都无骚扰距。第二节课既时候,距话好累,要训一阵,我见距唔按手机,我就问距摞部手机继续上网睇小说。过佐一阵,距可能训唔着,又系度问几点,又问我睇完未。我话仲有3页,我想睇埋先俾返距,所以我就继续系度睇无理距。之后距又坐唔定,我拍佐距一下,距竟然好似好唔耐烦皱晒眉头甘“啧”佐一声。我即刻俾返部手机距,然后唔出声。落课之后要换课室,我企起身准备行,距竟然坐度唔郁。我系度望住距,距就话甘快上去都未有得坐。甘跟住距又唔出声啦,我咪自己行出走廊企下咯。之后距竟然上佐楼上上课都无话我知,我仲一个人系度企喔。企佐好耐,返入课室准备叫距上去上课先知道原来距上佐去楼上。我上到楼上既时候,距已经着好鞋套入课室啦。(证券实操课系机房上既都要着鞋套先可以入课室)我入到去之后,先发觉距坐返自己个位,无坐我隔离…就系甘样,我又上佐两节无点讲野既课…心情俾之前更加低落…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