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艺网

影响世界的文艺力量

一是快乐的。也许是我的忘性太大

一是快乐的。也许是我的忘性太大了,也许是我真的有点“老”了,也许是原本就没有太多快乐的记忆吧,反正在我的回忆里,六一节能想起来,记得住的东西几乎是没有。要说我们小的那个时候,也已经是物质生活条件逐步得到改善的年代了,可是并没有感觉到六一节像现在这般热闹过。79年上一年级,84年上初中,我把小学时期定义为自己的少年时代,到上了初中,就不再愿意过六一了,觉得是大孩子了,个子也长得高大起来,与那些小朋友们在一起会觉得很别扭,其实说起来,那时候年龄还是很小的。很多年过去,每当看到孩子们脖子上围着的鲜艳的红领巾,臂膀上飘飞着的一道杠、两道杠、三道杠,都会开心的回忆起自己的小学生生活。那时候我虽然不是很出色,但是两道杠的“官衔”还是着实让人得意过一阵子的。我不清楚是不是别的孩子也似我那般很早就有非常强的好胜虚荣心,到现在检讨起来,仍然会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可爱的有点过份。曾经在私底下不断和别人比,下意识的观察别的孩子谁的杠比我多,又有谁的杠比我少,还有谁连杠都没有,并且特别喜欢发号施令的感觉,曾经是体育委员的我,集合站队、做广播操都是全班的领头,那些日子真的很令人开心。没有刻意设计过,可二十多年以后,自己身着戎装依然天天扛着星星、杠杠生活,这也许是打小在潜意识中就执着追求的结果吧。人有点精神总是好的。一天跑上五百米,三年跑到天安门。这是我们那个时候学校提出来的口号,孩子们唱着我爱北京天安门和让我们荡起双浆,每天计算跑过的距离,憧憬着天安门的宏伟,北海的微波,白塔的美丽,向往着早一天能跑到北京,想象中的到达分外美好。说这些,其实是有点羡慕你,孩子。能在北京上学,那时候我们想都没敢想,是命运、机缘和造化让你有机会生活在这里,和北京的孩子们一起上学,这真是不容易。对你来讲,还没有体会过偏居一隅的辛苦,也没有来得及品尝羡慕别人的滋味,作为“两千后”的一代,入学求知,很快就会成长起来,比起“八O后”、“九O后”和我们这些“七O后”,你是幸福的,起点高、条件好,一定会做的更出色,我相信。当然,条件的优越并不能完全决定一个人的成长成才,苦难的磨历和困境中的博击更能锤炼出人格的坚强。所以,在深感庆幸的同时,我最希望的是你能珍惜好得来不易的机会,好好学习,丰满羽翼,让自己人生之舟永远顺风顺水,当好水手,做好船长,而不是变成一个安乐窝里永远长不大的幼雏。六一,就要到了,祝你节日快乐。想好了这些话,记下这篇日记,等着过节那天和你谈谈。我的阅历不能算丰富,见识不能算广博,思想不能算深燧,处事不能算老练。但是孩子,让我们都来记住,有了好的开始,还要常怀谨慎、常思苦难、常念辛劳,幸福的生活要靠努力创造才能获得,祝愿你的明天会更好。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