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学艺术网

文学艺术界百花绽放的园地、切磋技艺的平台!

以校为家的日子

01
读书、教书,他的一辈子都与学校有缘。而很多时候,是以校为家的日子。
他出生于七十年代,算是赶上了好时代。随着包产到户的实施,改革开放的来临,他在家乡——永春河之源的小山村上学了。那个满是书香的神圣殿堂,是梦想开花的地方。那时不需要住校,早上七八点钟起来,吃点早餐,带上一份午餐,就去学堂了。幼儿班到四年级,在那简陋的校园,留下多少快乐的脚印。六一节上台领奖是最开心的事了。老师把自己做的大红花戴在他的胸前,还有书和笔,小伙伴艳羡的目光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虽然三年级的冬天,有同学踢翻他的小火盆,火炭钻进雨靴烫得他钻心的疼,留下一生抹不去的伤痕,但是王老师用牙膏给他涂抹的手也伴随永久的记忆。小学毕业就再也没有见面的王老师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种植了一粒梦想的种子。
五年级要离开家了,去离家十多里的拖枝完小读寄宿制。每周回家一趟,其余都是在校时光。
那时要把粮食交到食堂,吃的是包谷饭,汤很少有菜叶,黄色的玉米饭被称为“黄金饭”,几乎透明的汤被叫做“玻璃汤”,就是在那艰苦的年代,他和小伙伴把校园当成乐园,是知识的殿堂,更是生活的趣味地。瘦削而精神矍铄的张校长把他的作文《我们的校园》贴在教学区大门旁边的墙上,点燃了他的写作梦。
02
八十年代末,他考入县城一中。父亲在县城上班,先是在水泥厂,后来到汽车队。有时周末下去大桥边父亲身边,很多时候父亲出差了,寄下给车队食堂的阿姨一点生活费,他大多去新华书店买小说和作文选,和校园里不回家的同学过以校为家的日子。偶尔出去后山的松树林看书、散步,大多也是在校园闲逛,晚上有时可以在学校礼堂看电影。
初三了,休学一年的他学习有了长进。从尹校长手里接过“三好学生”证书。毕业后,考入昆明师范。命运把他拉到一条和孩子打交道的路上。他就像风筝越飞越高,越跑越远。到省城,每个学期才能回家一次,甚至有时为了节省那点车票钱,也为了免去长途跋涉的艰辛,他没有回家。有一次春节,在学校过。在学校找点事情做,到图书馆借几本书看看,偶尔写写诗歌,弹弹吉他,最美好的时光里,有青春的迷惘,有青涩的爱恋,有为为师之路做准备的历练。
03
三年晃眼结束,回到他梦里走不出的故乡,回到熟悉的小学附近的中学。满腔热血、一身梦想的他,真实地站在三尺讲台上,开始了孩子王的征程。当时的学校处于低谷,慢慢和同事奋斗打拼,管理更严格了,外来干扰少了,老师们静心教书,一点点奠定了好的基础。周日回校,没有特殊情况到周六才离校回家一次。在那里,他拿着父亲在中甸(那时还不叫香格里拉)打篮球的纪念——一个铜制茶壶,一件军用大衣,和一台收录机,开始了真正以校为家的日子。直到结识了现在的妻子,宝贝出生,学校就是家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在那棵白杨树下面上演。老师们的孩子一起玩耍,遇到哪家吃饭就不客气了,一块捉迷藏,把某同事的化油踩脏了,因为藏身的孩子把脚伸进装化油的罗锅里。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和学生吃饭了,晚上查夜,居然看见宝贝在学生床上睡着。特别心疼的是孩子的妈妈忙于做晚点,孩子等他回家,在厨房门后面睡着了。她说,爸爸回来我要跟他躲猫猫,吓唬他。
两千年,他妹子也来到学校当老师,更热闹了。
从一个单身文艺青年,到一个小家庭;从一个人值周,带领全校学生在上院泥土场坝上操,到下面山坡上开辟运动场,或者到村里公路跑操,铿锵的脚步声回荡在乡村;他带着孩子们在槐花下读诗,在白杨树下讲解作文;和同事半夜查宿;多少流金岁月就在朴素的校园中度过。
04
随着教育改革,那所共生十八载的中学最后也在2012年终结。他兜兜转转又来到当初读初中的校园。
男生院和体育馆之间的白色瓷砖小楼成了他的宿舍。妻子开始也随之到学校食堂工作。他们就在小楼三楼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冬天。妻子四点多起床了,他当时没有几节课,相对松闲。一段时间后,妻子身体不适,离开了学校食堂,休息。之后去了超市。
学校没有特别要求住校,他也奔走在家与学校之间。宿舍,偶尔有晚课住一下。
今年,是特殊的一年。开学很晚,经过长时间假期后,和学生回归校园,也就开始了一段纯粹以校为家的日子。
第一个周,一个人的生活好安排。他的妻子准备好了做饭的炊具,买了很多干货及新鲜蔬菜。女儿和他一起收拾房间,整理食物。下课了,他一个人煮点米饭,蒸一碗鸡蛋羹,做点菜汤,加上妻子特意煮熟的肉,两菜一汤,挺丰盛了。有时下碗面就行。一个周在忙碌中结束了。
隔壁的几位老师看着我一个人,就邀约他参加她们。想着老师们的热情,他不好老是拒绝,显得生疏。再说已经夏天了,没有冰箱,鲜菜及冷菜不好办。
就这样,几位邻居,临时组成一个新的“家”。女老师为了安排生活方便,拉了一个群,美其名曰“饕餮小分队”。大家今天你安排吃鸡,明天他组织鱼,热闹的小饭桌上,欢声笑语不断。幽默的和老师说:“幸福就这么简单。没课的老师做饭,有课的老师回来有饭吃。”
音乐老师小吴和地理老师小杨是核心,热心组织,真有几分温暖。小乔和小刘年轻,抢着做饭做菜。他,和两位男老师倒是被宠的“稀客”,受尽优待。他们都忙的时候,他也忙着收拾收拾。
老师们在紧张的教学和管理工作之余,到操场走走,在篮球馆打打球,为了县教育工会组织的合唱比赛和舞蹈比赛,老师们正在紧张排练,校园生活区飘荡着歌声及跳舞的音乐。
从纯真少年时代,到万事忙的中年,以校为家的日子,曾经充满了童真童趣,也曾流淌着青春热情,渗透着同事间的战友情怀。多年之后,回忆这些校园时光,生命里会平添许多光与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