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艺网

影响世界的文艺力量

混沌沌的,蒙蒙的,却也是那么的

混沌沌的,蒙蒙的,却也是那么的强烈着。时光,从竹藤的摇椅上晃动。你定没有见过玉腕上的那抹忧伤。雕花的窗棂,水绿的浅纹瓷物,迂回的房廊。一条只绣到一半的纱,横了过来,塌在身上,掠过藤做的椅,风吹了来……一片片的天青气朗,风轻云淡。小池,夏夜的荷。心愿许在池里,盏盏的,随波漂零,风吹来,触着最深处的疼痛,小桥上,满是烛光。“可以分半截你的蜡烛给我么?”她道。“恩!第一次来吧?”“恩!借你的舟载它一程好么,顺路的。只到那,你看!”她指着对面峭棱棱的一片,道,“那儿,娇娇的,开满着一处干净的荷”他笑了。……有些美丽,终是承受不起的。它在一片的烛光中摇曳,惨淡的夜色里,看着它的流泪…………绣了一半的纱,落了。只剩下,午后半残的温暖。风吹过了,一阵的清凉,案上,是葱绿的茶,搁的久了,入了口,索然的无味起来。想起那样的夜,也总似有些那么一些东西,比那夜还凄凉些,冷些。今夜そう冷たくおよびわびしいです冷たく、わびしい月光陌上红尘三千,可否,借我扁舟一叶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