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艺网

影响世界的文艺力量

我的妈妈说后悔生下了我作者/后悔生下了我

我的妈妈说后悔生下了我作者/后悔生下了我牵着手一起逛街没有抱着我说爱你,孩子没有运动会跑道旁的鼓励没有泪光中等待你温柔的眼神没有十七年了难道我真的错了十七年了你让我心痛了几次你知道吗?每一次的伤疤愈合了却还在流血什麽时侯起我觉得你好自私把所有水果肯干净,你说“是不是不用吃饭了,一天到晚只会吃”把地板弄脏了,你说“坐哪里就脏哪里,你看你早上起来刷牙,卫生间你站的地方,就黑。”多换了几件衣服,你说“换多换多的衣服,自己又不洗,看到就讨厌。”我不是读书忙,我不喜吗?你都是用洗衣机洗的,多为你女儿洗几件衣服,过份吗?换了副眼镜,就在眼镜店,当着店员的面,你说“上一副配了有多久,现在又配,钱多着了是不是?”买了套衣服,你说“又买衣,前段时间不是刚买吗?你这人就是这样。”你自己不去看看,看看你买的鞋,哪对不不是几百,哪对不是名牌。是因为钱的问题吗?在这里,我们家虽说不富,但也不穷啊。不是钱的问题,但你为什麽要这样子对待你的女儿苍白的语言,你骂我的话,仅仅这样吗?不,每句夹杂着难听的话,我在键盘上打不下去,不是打不下去,是不忍心,告诉别人,告诉自己,一个妈妈对一个女儿恶魔般的诅咒十七年了因为你多少个深夜黑暗中对着电脑流泪在网址上打上“母爱”一直哭,一直看直到累,含着泪——睡去。三年级那年。差不多就是现在这个时侯,小学还在放假假。我们一家子都到老家过年。你年初一要上班。你先回来了。后来,我也跟着回来了。爸爸还在老家。那夜,在小姨家吃饭,接着你说你去逛街,等下回来接我。可我在小姨家等到12点半,你还没来。小姨说就这里睡了吧,你妈可能已经回去了。我不愿,硬是要回家。那一夜,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独自走在冬夜的深夜。回到了家,客厅开着彩灯。知道,你在。庆幸,因为我没带钥匙。“妈妈,妈妈”我敲着门,不知道那夜,稚气的童声你是否依然记得。好久你才来开门。并且很不寻常的把我推进了厨房,“去厨房,去倒椰汁”到现在,我还记得,你那张不太寻常的脸。我没有瞎,客厅淡淡的粉色彩光下的那两个玻璃杯和那瓶葡萄酒我看到了。你暗着我,不让我出去。我感觉有个人,你说没有。我挣脱,跑到阳台,隐约看到有个人骑着摩托走了,很匆忙。爸爸不在,平时就跑过去跟妈妈睡。那晚,我在背对着妈妈的那一边——流泪。那一年我八岁,我不懂什麽是背叛,我不懂什麽是出轨,我不懂发生了什麽,我不知道该怎麽做。那一夜,在眼泪中睡去。第二天,像什麽事也没有发生,我们去W呵姨家玩,路上你跟我说,“等下去到阿姨家不许提昨晚的事,以后,谁也不要题,不然以后你就没妈妈了。”妈妈,你还记得那年,那天,望着你的那个点头吗?快十年了,埋在心底的秘密,今天终于说了出来。好像一场梦,却是真的。可以的话,我愿那是一场梦。或者,十年前的那个夜,我没有回家。十年后了,现在我可以说你对不起我的爸爸吗?四年级那年,那天。你说我拿了你的唇膏。我说不是我拿的,我没有。你说“不是你拿的,谁哪的,难道它自己会飞……”你的话,声声直插着你女儿的心脏,鲜血淋漓。我不是个爱用钱的小孩。知道吗?那支唇膏,是女儿不吃早餐,省下钱来买给你的,你知道吗?妈妈。我有毕要拿吗?后来,你找到了。没有告诉我,你找到了,没有跟我说;“对不起,女儿。’女儿真的痛了,真的累了。又是一个冰冷的冬夜,热热的泪滴在键盘上的手背。请原谅女儿最后一次叫你妈妈,这一次说的是真的你说你后悔生下了我我说我没有后悔你是我的妈妈只是来生,求你好点对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