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艺网

影响世界的文艺力量

一笑而过作者/忘忧岛下午五点半左右,觉得

一笑而过作者/忘忧岛下午五点半左右,觉得有点饿,起身去洗了个苹果,水很冷,反正,湿漉漉的手,不好打票,就去炉子上烤烤,既可以暖和暖和,还可以和围在那的彩民说说话,一举两得,多好!炉子的火很旺,手不好靠近,右手才伸过去两下,孩子他爸就在数落我了:“么子金手,银手,还要到那去烤,票不打票!”我没当回事,继续和彩民说笑,并伸出左手,想增加点温度。没想到,这个时候,传来彩民不耐烦的声音:“哎呀,你何解搞的洛,打票都打不来。”“不行,不行,数字打错了!”听到彩民的话,我赶紧走过来,只见孩子他爸在那乱敲彩票机,却打不出票来,我以为是打错数字了,帮他改正过来,还是打不出票,这才发现他进错窗口了,人家要打好运彩的复式,而他,却打成了单注票的复式,这个窗口,任他怎么捣鼓,都打不出票来的。我在衣服上擦擦手,很快的打好票,孩子他爸凶我:“烤么子手洛,票不卖票!哪有你这样的女人!”我笑笑,不回答他,我知道,这个时候,我说话,他会更来气。孩子他爸站起来,准备走开,柜台前的彩民笑着“教训”他:“平常又不好好学,自己打票不会打,还这么大的气,这样的徒弟……”我赶紧给彩民使眼色,制止他,我知道,孩子他爸性格太“独特”,他说话不会看对象,更不会考虑人家的感受,说不定会伤害到彩民,彩民见我又是暗示,又是摆手,也就没再说下文……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