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艺网

影响世界的文艺力量

游离2016年3月23日

2016年3月23日 晴朗 星期 三 游离 作者/平沙雁 人生如此之短,我要抱紧你,我怕来不及。小说看到婚礼前夜了、看到新郎迫切地攥紧新娘的手刻不容缓地奔进教堂。看到两个人在没有如期举行后的样子。突然幻想如果是我,如果那个站在牧师的程序化里的人是我,我会有怎样的表情和心情。上帝终于也关爱了我一把。那一时刻,我才会有真切的体会:上帝没有忽略我这一个子民,上帝对我也是慈爱的。就像我只在烧得卧床不起时,爸才会在我床边守护我时一样吧—-上帝的慈爱稀薄得很少有人看得到。稀薄得有的梦连做一做都不敢。稀薄得连小说都不能顺理成章给人一个痛快的圆满。像梦中遇到危险时那样—-看着小说里的男女主人公陷入困境—-提醒着几个世纪以后旁观着小说里的这一场景的我自己:这也算障碍吗,越过去吧,越过去吧,也只不过是一条麻绳是完全算不了什么的问题。世界很大,大得总有一处开阔的阳光地,来供养人类的幸福;足以将情节如期地延展下去,顺理成章、还一个本该如此。我好像一直在鼓励作者,写吧,写得心顺畅地跟着飞起来。尽情飞舞才是人类的常态。没有阻碍地写下去,哪怕不真实哪怕只有我来愿意读。我很想将那个女主角拉过来,告诉她不要去顾虑,人类给自己制定的章程实在是不堪一击的蜘蛛网,毫无意义不要去在意;在意眼前,在意那上帝都垂涎的幸福,赶紧去抓住,不要迟疑。为什么要将那座美丽的花园用自己的桎梏设上藩篱,让自己越不过去。我看着,替女主人公着急;替她担心,不要就这样失之交臂。不知道小说结尾是怎样的,不想去百度,不想早一刻知道作者一定要用怎样的残缺将一个原本的圆画得勉强起来。如果我是作者,我不要什么吸引眼球的笔力,我只要清流上行舟、一日千里,我只要云霞羞赧、得伴夕阳归去;成就一切该成之法,无须章理。文学名著能够长盛不衰熠熠生辉的另一个特点,是不是总要一波三折,到最后要人去做掩卷叹息来加深记忆。是不是只有残缺才是美,我喜欢完好的维纳斯,艺术家却一定要弄出一个断臂。只有平庸和乏味才使人浮想联翩地想要一个波澜起伏,只觉惊涛拍岸才是美吧。我想要一世不惊,我想要一本小说只有三个章节,开头、结尾,再加一个笔直的过程。笔直地直奔幸福而去,用幸福的有力之手画一个美丽的剧终。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