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学艺术网

文学艺术界百花绽放的园地、切磋技艺的平台!

旬华时氏 同气连枝  ——旬阳时氏与华州时氏重续族亲纪实

联系方式 微信:hongbu74
邮箱:3125136050@qq.com
旬华时氏 同气连枝 ——记旬阳时氏与华州时氏重续族亲活动纪实  水有源,故其流不穷;木有根,故其生不穷。家有风,族有谱,故能传之于子孙,流芳于而世。  仙河时氏先祖进宝公自乾隆三十八年(1736年),自华迁旬,定居于仙河寺沟口,子孙绵延已至十世。先祖耕读起家,子孙曾有时步云(贡爷)官至七品,另有八品官员四位,家族兴盛,称著于乡里。为了使时氏优秀家风传承与所有宗族子孙,1951年曾由时理中主持编修家谱。1951年时理中主持编修家谱  时世变迁,六十八年已倏忽而过。今逢盛世,国泰民安,举族倡议重修家谱,自2017年始,历今已逾两载。族人只闻进宝公自华县迁来,因年代久远,山高水长,从无联系。上世纪八十年代,族人时协斌,曾只身亲赴渭南,因无所依据,终无功而返。2017年建成的时进宝公墓  根据家谱记载,先祖自华州少华镇而来,时祥新,时润新、时革新三人,带着族人的期待,与1951年修编的族谱,亲赴华县,踏上了寻根问祖之旅。在华州时堡(pù)村的时革新、时祥新、时润新(从左至右)  佳节清明桃李笑,雨足郊原草木柔。2019年清明节,伴着溶溶的春色,三人来到二百多年前先祖阔别二百余年的故乡——渭南市华州区莲花寺乡(原少华镇,后更名)时堡((pù))村,年轻有为的村主任时永飞率当地德高望重的时姓前辈,在村委会等候。华州行三人与时堡村时氏家人合影  4月5日下午,来到时堡村委会后,时永飞便为我们找来了时培全(村文书)、时建设(村委会原主任)、时尚奇、时建正等年龄稍长,对家族历史渊源熟稔的前辈共同座谈。时润新在座谈中   赴华三人就仙河裔时氏族人共同关注的问题进行了深入了解和探讨。  第一个是宗族家谱。据仙河现存家谱记载,华州老家原本有家谱,并且仙河还保存着1736年前在华生活的所有时氏族人家谱,共12世。可惜,老家的家谱和仙河一样,都编至建国初期,在“文化大革命”这场历史浩劫中,损失殆尽。被族人冒着危险保存下来的一部后来也不幸遗失,后来当地宗族文化不兴,遂没有再续家谱。所幸仙河时氏家谱(经文革损坏残卷一份)由时协邦妥善珍藏至今。时祥新与吴凡琴在座谈中  第二个问题是家族派字。仙河裔时氏现已历十世,派字分别为:进、清、步、昌、致、中、协、新、民、修。本次以期通过派字和老家共续血脉联系,可惜因地域文化不同。当地所有姓氏均无派字,姓名两个字、三个字不等。当地只讲“五服“,即认五辈内同宗,而派字只有同父兄弟相同,如先祖弟兄三人:时进宝、时进德、时进禄。而在原家谱上,时进宝公同祖所有弟兄,派字均不相同。印证华州老家人所言非虚。时祥新详细向华州老家人询问当地时氏相关情况  第三个问题是先祖时敬礼坟陵。本次赴华三人原本想趁清明节祭奠先祖。在座谈中了解到,因两次重大历史原因:一是上个世纪60年代关中平原的“平坟运动“,所有坟陵被夷为平地。二是2003年渭河大水,当时华州区所有地方均被淹没,所有可以印证时氏先祖在这里生活的遗迹消失殆尽,可供我们凭吊的只有巍巍青山和莽莽原野。访大少华村时高潮家,从左至右:时高潮、时祥新、时培全、时永飞、时建设、时润新、时革新  为了弥补我们的遗憾之情,4月6日上午,时永飞、时培全、时建设设法我们联系了大少华村时高潮(村会计),然后共赴小少华村,在住在当地的时光进夫妇的引导下,我们来到了位于小少华村的时家陵——华州时氏先祖时敬礼及族人安葬地。小少华村时光进
 位于小少华村村的时家陵  我们见到时家陵只有连片的梯田。据时光进老人,六十多年前,大部分时氏先祖在这里安息,现在只剩下“时家陵“三个字见证着当年香火鼎盛的场景。从风水角度讲,时家陵头枕巍峨少华山,山聚灵气,呈奔涌之势;脚踏奔腾的黄河,是钟灵毓秀的风水宝地。拜访时家陵,时光进为大家讲解时家陵历史  据年长的时氏族人讲:时氏家族每年过年与清明都会在小少华村举行大行的祭祀活动,活动由“户顶“主持,(户顶相当于旬阳的户长),最后一位“户顶“叫时逢吉。届时所有族人举家动员,几百人竞相向先祖上香行礼,场面宏大。时革新与时培全(时堡村会计)查看时堡村户籍  据华州时氏家族年老者讲,明朝时期朱元璋曾大移民,先祖时敬礼自山西大槐树迁居少华镇(现更名为莲花寺镇),现华州时姓主要居住在莲花寺镇时堡村,大少华村,小少华村。时堡村190余户人家,时姓122户,为时姓主要居住地。小少华村为先祖时敬礼及时姓族地墓葬集居地,居住一支时氏后人主要为先祖守墓,现有30来户时姓族人居住。大少华村毗邻小少华村,亦有30余户时姓族人居住。时润新、时革新与时培全交谈中  时堡村做为先祖时敬礼来华后的居住地,来华时氏在此开枝散叶。据仙河现存《时氏家谱》记载,时进宝公第八世祖时汉登与第七世祖时寅均官至知府,可想华州时氏当时的繁盛。据悉,至“文革“,华州时氏祠堂尚在,村子尚有三四米高的时家牌坊,但这一切遗迹在两次浩劫中均化为历史。“盈宁“牌坊  在华州见到这块残存的牌坊,右边第一个字为“峕“,此字读shí,即“时“的讹字,为我时姓当初的古体字。“盈字“二字意为:生活安定富裕。  4月5日夜,参与当天座谈的十余人宾主相聚,开怀畅谈,因我们一行提前做了充分地准备,所有资料都有力地证明,先祖时进宝来自少华镇(今莲花寺乡),当地族人欣然接纳我们,本次寻根问祖活动有了实质进展。  4月6日中午,结束了时家陵之行后,在时宝新(松林)的盛情邀请下,我们直接驱车前往西安,与在西安创业时氏家人共续亲情,共同商讨祠堂修建事宜。相聚西安依次为:时波新、时革新、吴凡琴、时祥新、时协文,时润新、时宝新  时堡村历任书记,多以时姓为主,时永峰自2009任村支书至今。当我们赴华州时,他刚好离职在上海学习,惜末能见面。他返回后,立即与我们联系,约定于“五一“期间来旬,做进一步交流沟通。时永峰自2015年任三村合并后时堡村支部书记  5月1日,时永锋一行8人,自渭南华州,越西安,风尘仆仆赶赴旬阳。  本次旬渭时氏联谊,为隔断了近两百年的时氏血脉渊源再续联系。两地家人形成共识,两百年前,我们是一家人。从此,理应重大事件,互通消息,同心戮力,为我时氏繁荣壮大共尽绵薄之力。  诚如时润新自渭返旬后写的一段话—— 想当年我们的祖先筚路蓝缕,由华县迁徙旬阳仙河,开启旬阳仙河时氏基业。“无念尔祖,聿修厥德”。慎终追远,作为时氏后世子孙,唯有绵延家风,崇德向善,奋发向上,为时氏家族团结振兴繁荣发展贡献自己应有的力量。
原文来源:网友推荐原文作者:与鹤独飞整理编辑:与鹤独飞、华州文史荟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