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学艺术网

文学艺术界百花绽放的园地、切磋技艺的平台!

散文:小满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写在夏季
2020-5-20
人间小满
万物皆欢
小 满
文字/香袭书卷
榴花似火,枇杷满树时,小满节气带着浓浓的喜气,款款而至。每一个节气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气质,刚刚离我们而去的立夏节气,有少许的清凉,有少许的热情。而到了小满,大自然中许多的植物,结出了果实,日趋饱满。在一半是期盼,一半是欣喜的日子里,小满来得正是时候。
二十四节气的名字,都那么清丽。“小满,小满”我在心中轻声唤出它时,嘴角自觉向上弯弯,一定是忍不住即将成熟的欢喜,一吐出来就唇齿生香。路边的石榴花,开得火红,一树一树的花开,在路边,在庭院……
小满时节,桑葚熟了,枇杷黄了,麦粒饱满,稻田的水肥厚。今年的小满节气到来时,我与往年不同。此时,我在离自己城市几百公里之外的山西。从襄阳古城向北,沿路经过的广袤大地上,麦田如画,麦粒已是饱满。离收割还有少许距离,刚好是小满状态。
从车窗望去,麦田美丽得如同画卷,金黄色的麦穗,在阳光下,露出憨厚的笑脸。是即将成熟的喜悦吧,心底的欢喜不自禁地流露出来,呈现给世界的,就是一张美丽的答卷。连成片的麦地,在田野上肆意泼洒着自己的热情。

一路向北,窗外的景色在眼前滑动。山峰秀美,大地厚实,白云在天空唱歌,我的心儿在从出发开始,就有着小小的满足。驻住一家樱桃园的旁边,樱桃像一张张婴儿的小脸蛋,红得清澈。与樱桃园的主人商量,可否采些新鲜的樱桃。
樱桃园的主人,是一个敦厚,言语甚少的人,这样的人往往是很真诚的。带着我们去自家的樱桃园。园子里的樱桃树,口感都不一样。“红宝石,红灯,龙观,美早……”每一种樱桃树都有一个让人无限想象和垂涎的名字。主人让我们先尝再摘。
因为是北方,日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樱桃长得又大又甜。那棵叫着“红灯“的樱桃树,举着满头的樱桃,等待着来采摘的人们。一个个红色的小灯笼,挂满了枝干。阳光下闪烁着明亮的红。小满节气来时,北方的樱桃,正是长势最好。
小满见三鲜:樱桃,黄瓜和蒜。路边的田间,乡民们戴着竹笠在挖蒜。这边的人们大面积种植着洋葱,大蒜。据同行的当地人说起,挖洋葱和大蒜,是一件有技巧的活。挖坏了,是要扣除工钱里的。我不知道他的话语,是不是带着逗乐的成分。

樱桃红时,黄瓜结出了嫩小的瓜,葡萄架上结出了幼小的葡萄。去窑洞,吃当地特色的午饭。正午的太阳,在五月明晃晃的,窑洞里却一片清幽。掀开竹帘,进入窑洞,顿时所有的暑气,都消失殆净。
窑洞里,摆着当地产的山楂汁,是让顾客品尝的。窑洞女主人,性情温和,看着窗台上她放的几盆小植物,就能清楚她的性格。就像是初夏窑洞的凉意,让人舒适。窑洞女主人,端来手工花卷,我看她时,她温婉宁静。
她告诉我们,在这个地方盛产山楂,人们会把山楂加工成各种食品。山楂糕,山楂片,山楂汁,山楂果。让我们品尝的山楂汁,就是本地的特产。从窑洞出来,路边的山楂树上,挂着簇簇小果。还是小满时节,都在生长中。
我国古代将小满分为三候:“一候苦菜秀,二候靡草死,三候麦秋至。”是说小满节气后,苦菜已经枝叶繁茂;之后,喜阴的一些枝条细软的草类在强烈的阳光下开始枯死;在小满的最后一个时段,麦子开始成熟。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这时麦类等夏熟作物籽粒已开始饱满,但还没有成熟,约相当乳熟后期,所以叫小满。

“小满”时,我在山西曲沃的诗经故里。因为诗经中的许多诗句,从这里采集,所以就有了诗经故里的名称。每一个地方,都有着它的韵味,是那种从内在散发出的气息。北方的昼夜温差大,夏日的阳光明亮,但是吹过的风,却是凉快的。尤其是早夏的风,用一丝微凉,吹散了行人脚步里的匆忙。
光线落在黄土地上,房屋呈现出的色彩,有着天然的历史沧桑感。厚重,源于泥土。这里的房子,都是早年留下的泥土垒制而成的。日光与古老的色彩相互融合,蔓延出与季节毫无违和的斑驳。
曲径通幽的木栈道,在一片水草中把我的思绪,引入一条悠长而迷人的诗意。远古的人们,用美丽的句子,记载着自己的生活。田园风光,农事作物,心中的情感,都能用诗意的句子表达。
沿路的山体上,时常会给人惊喜。村里人们,把诗经中的句子,刻在陶罐上,镶嵌在山顶或者半山腰。枯燥的黄土,结合着心底的柔美,这个时节的无限柔情,被揉在其中。于是,眼角眉梢,都带笑。

对生活的小小的满足,大概就是能够在忙碌中,感受出这个时节温柔的善意。“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泛彼柏舟,依泛其流”这样的句子,在村子里随处可见。一派田园风光,几塘荷叶新出,到处流淌着温和与良善。
新荷出水,阵阵清香。犹如少女般,亭亭玉立,羞怯中透出不经世事的清丽。静立荷塘边,与一枝新荷相对。一时,自己竟然也成了绿意盎然的一枝荷,独立于天地之间。蓝如画布的天空,有几许白色的线条画过。哦,原来是白云正在偷看世间的清荷。
天地之间,大美无言。一片冰清玉洁的心,献给夏日的是最美的风情。不求太多,唯小满足矣。我走在池塘之间的田径上,浅黄色的纱巾在风中,飘动着。夏日的宁静,在细碎的脚步里,慢慢走过。
人间小满,万物皆欢。麦子饱含着对大地的深情,樱桃亮出自己的一颗向阳的红心,葡萄架下,小虫子们在窃窃私语。布谷鸟大声地叫着:“布谷,布谷”。插秧的时节,催促着人们趁着好时机,把秧苗栽下。

“白茅纯束,有女如玉。”不远处,穿着白色裙衫的女子,怀抱着一卷经书,行走在方塘间。每一步落下的,是小满时节的韵律。清浅的心思里,盛装着对日月的满足。融入光阴的,不仅是对小日子的喜乐,还有流传于世的心境。
竹影倒映在夏日午后的地面上,微风过时,变换着姿态。土房的墙壁上,水墨丹青描绘出的静好,恰如此时光影的嵌入,一派悠然自得,一桩美满生活。荷塘里,有人穿着长长的胶鞋,把多余的杂草打捞。林间,草影轻摇,栈道上的少年,在塘边钓鱼摸虾。几声蛙鸣,唱出了小满时节的欢乐。
我在出发前,收拾行囊。除了生活必备的几件衣物,其余的也没什么可带的。这时,小满。行囊里还有多余的空间,用来装盛明天。倘若背负太多,我们该如何接纳新的事物。这样的小满时节,一切刚刚好。
无需太多的附属品,带上足够生活的行装,行走在季节的风声里。一半烟火,一半诗心。把所见所想融入笔端,是我此时最大的快乐。一路行来,婉约的诗经里,流淌的是日月。果树上挂着的,是光阴里的境遇,窑洞里的故事,从古说到今。
可以独自前行,可以与人同行。一切随心,小满即好。再看行囊,留一些空间给明天,用一半的空间携带着过往。边走边写,这就是我的小满时节。窗外,一树榴花似火,一树青果正小。

写在夏季
图片来源:网络
文字原创:香袭书卷
(ID:ZL523704792)
推荐阅读
散文:枇杷熟时
散文:无尽夏
散文:孤独本是常态
散文:浅夏
散文:烟雨初夏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文章原创,感谢分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