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学艺术网

文学艺术界百花绽放的园地、切磋技艺的平台!

蓝穑 ‖ 永州女诗人第23期:打卡文创活龙井

点击上方“蓝穑诗歌”关注,任您阅读!!
题字:曹兰芳 【蓝穑诗歌】女书体
它仍旧留在原地它默认岁月不老,默许时光静等这个车站,是永州火车史上的邮戳盖在右上角,永不掉色
NO. 023 总 122期
本期收稿:陈巧红
本期编辑:余华云
本期参与诗人:
樱诺 余华云 羽衣甘蓝 凌风尹艳秧草如蝶米祖(按收稿顺序)
1、活龙井中有活龙(外三首)/樱诺好久没听到火车鸣笛声了在活龙井,这鸣笛声是最突然的唤醒者雨已经停了弯弯曲曲的巷子灯光中,家家户户的私语是满心欢喜象形文字,像远古时代慢慢复活在夜里的雨巷雨巷的夜里活龙井中的井口吐仙气,现一活龙不用慌张那必定是沉默了已久的重逢寻找逝去的记忆我在繁华城市中寻找逝去的记忆一声长笛停住了脚步夜幕下,追寻声音来到活龙井看到绿皮火车“呜,轰隆,轰隆隆”一首《离别的车站》在心里涌现离别的车站离别的车站千言万语还来不及说我的泪早已泛滥泛滥从此我迷上了那个车站多少次在那儿痴痴的看……我的泪泛滥泛滥活龙井中有活龙夜雨嘀嗒,嘀嗒,嘀嗒像极了,木鱼敲打声孤独的少年行走在小巷缓慢悠长的脚步似有千年的愁绪在小巷的转角处灵光闪现青衣罗裙,回眸一笑笑声在小巷中回荡点亮了少年的心那仿佛是等了千年的女子从天而降思挖井人阳光下老奶奶的脸,笑得灿烂她坐在轮椅上闻着花香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安详地打着瞌睡屋内传来《慢慢变老》我走过去惊扰了老奶奶的梦她与我聊起活龙井的那口井曾是全社区人,饮水思源的井井的故事更忘不了挖井的人那挖井的人是她逝去的爱人这么多年来,她只喝井里的水
2、走进活龙井 (外二首)/余华云我搭上绿皮火车回到了童年和村里小伙伴一起跳绳、捉猫猫、玩打战左手握着清甜的烤地瓜嘴巴里咀嚼喷喷香的爆米花追赶得满头大汗直到夕阳西下老妈站在木楼上扯开嗓子喊:“崽耶——回来吃饭了——”这时夕阳一头扎进村口的池塘谁家的炊烟升起了像是在呼唤自家的鸡鸭回笼打卡活龙井,勾起乡愁这里是一方净土疲惫的脚步慢下来坐下喝一杯茶,陪老大爷唠唠嗑时间静止,忘记了我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此刻,坐在松柏树下那凸起的老树根上仿佛回到了遥远的故乡勾起我满满的回忆故乡的云,故乡的河,故乡的山没有尘土飞扬、没有汽车轮船没有乌烟瘴气,没有人心惶惶奶奶太累了在山上睡着了村边那条小溪一直在我的心底流淌,流淌我的乡愁,其实就是摇着纸做的小蒲扇和小溪一起呢喃活龙井里有活龙他们说老婆饼里没有老婆活龙井里没有活龙带着疑惑,走进神秘的方寸之地铁路、茶馆、矮棚、大樟树、藤蔓、凉亭与民居楼相得益彰,和谐相处铁轨安静的等待,似乎会有朋自远方来绿皮火车飞驰在围墙上黑白电视机高喊“撸起袖子加油干”这是文化小站,书香小站,爱的驿站清风穿过蛇形的巷口,低矮的屋檐遇见白蒜头、黄玉米、红辣椒排着队在荡秋千隔壁叔公端来一碗红薯烧酒,有柴火味我接过来一饮而尽,醉倒在活龙井的春天里……醒来,我看见一条巨龙从这里腾飞3、打卡冷水滩区活龙井铁路文创街区 (外一首)/羽衣甘蓝黄色的泥砖,灰色的青砖还有红色的红砖屋分不清谁的年龄更大却分得出高和低这些老去的房子身上刻满,老去的记忆打铁 酿酒 爆米花信号不好的黑白电视机熄灭的红豆烟沉醉不醒的潇湘啤酒把时光撕成碎片,扑面而来让人猝不及防地跌进他们设好的回忆圈套绿皮火车在墙上呼啸,哐当哐当低矮的房子里哼唱出咿呀咿呀的戏曲门前树杈上晾晒着被子一片一片隔绝了环绕在周围的繁华喧嚣那些高大却不肯服老的树洞察一切活龙井,一个爱的驿站每一站 都有爱来了,很想唱一首老歌歌唱我们那些年,走过的路漫步活龙井铁路文创街区 活龙井在城市的中央用时光拍出一本老相册4、活龙井打卡/凌风倘若岁月不曾远去,你是否还会离去我的一生,装满了风霜雪雨却装不下你的行囊 这个夏天,谁惊艳了时光,谁又温柔了岁月如果是我,这一切都只是为你梧桐树下的每一寸斑驳,旧房子上的每一条皱纹,都在无言倾诉你若不来,我便不老等你,还我一段往日时光也让我,还你一段似水流年
5、活龙井车站 / 尹艳深夜,无眠被离别的哽咽淹没凌晨,欢喜为重逢的欢喜战栗那一段历史温暖着太多人的回忆见惯了人间悲欢离合也历尽世上春夏秋冬只想把那些岁月珍藏在阳光里从此,活龙井车站没有离别6、梦中的活龙井 / 秧草倚着墙边的半截长凳,看着那染白的房顶思绪顺着飘雪,穿过时光的长廊到了红砖墙的时候转角,伴着风箱轰响水的叮铛声剪刀、菜刀、锄头和铁锹,在这木板墙内奏响生活的交响曲锈色斑驳的自行车挂在墙上陪伴的还有停止转动的缝纫机,安静的录音机,和褪色的五斗橱都成了封印的记忆,等待下一个解封人火车的鸣笛声,唤醒沉入梦中的人那些车马牛羊慢的时光,与青春随着绿火车早已驶去无法到达的远方在爱的驿站,等待那个一起走——下段路的爱人共看身前风景
7、岁月的印章/如蝶呜——呜——轰隆——轰隆——亲切又威严从墙画里释放出来掀开旧时光的门帘二中——火车站——家乡三点一线描画着青涩的年华坐火车,跨长江年轻的心热血沸腾到底,老车站已然不在也别问我是否如愿跨过长江崭新的高铁线,早已飞越江河大漠走出国界这里的一切成了岁月的鲜红印章今天,我以写诗的名义归来心无遗憾8、彩绘墙书(外一首)/米祖故事已经很旧了。我在一一辨认它是谁的谁,我已经找不回原来的主人公,找不到它的沧桑和岁月的沟壑那些绘画师变了,变脸、变身、变颜色斑驳的石灰墙、泥巴墙、石头墙握着各自的命理,变了身份绿皮火车、复兴号、机械火车头、百年邮筒、海洋錧……我站在那里,像在读一本3D画册此刻,一面彩绘的墙,有木栅格的小窗有“小时候我爷爷常在这里玩耍,高高的前门仿佛挨着我的家”飘出来此刻的绝唱,仿佛穿透历史的墙撩起了身体里浅浅的愁铁路书此刻,我站在木质的护栏里细雨纷纷掠过我的发梢树梢之外那群铁路线,自南向北弯曲过来我数一数:十条。像摊开在手掌里的生命线、感情线、事业线、智慧线……这南来北往的日子,哐当哐当叠在一起装订成一本线装书。活龙井只是一枚书签贴在左上角,轻轻斜斜此刻,铁路那么安详与轻闲它已在十年前,走丢了喧嚣和轰鸣那些旅客都坐上了复兴号、和谐号它仍旧留在原地它默认岁月不老,默许时光静等这个车站,是永州火车史上的邮戳盖在右上角,永不掉色
本栏目编委会
顾 问:黄燕玲曹兰芳主 编:米 祖
【永州女诗人】栏目往期导读:
第1期第2期第3期 第4期第5期 第6期第7期第8期第9期第10期第11期第12期第13期第14期第15期第16期第17期 第18期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sharing to your friends.
which will defintely encourage us.
您的转发对我们很重要。
世界常常忧伤
而蓝会温柔地爱你
诗歌也是
好看的人都点了“在看”才走的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