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学艺术网

文学艺术界百花绽放的园地、切磋技艺的平台!

随笔:不可说

  大多数人都是平常人。
  哪怕,他们身上不乏闪光的质地。比如,有的善良,有的聪明,有的勤快,有的孝顺,有的帅气,有的靓丽……而那些都不过是平常人应有的品性和天赋,或多或少,没有根本的区分。一个正常的人,以平凡的生活姿态,为人处世,皆在平常。
  甚至,很多人表现出了顽劣、伪诈、淫色、贪奢的样态,那也还在平常的幅度之内,乃至凶神恶煞类的人物,甚或杀人越货之徒,也只是尘世众生里制造麻烦的角色。
  所谓经天纬地,所谓傲骨雄胆,所谓舍生取义,所谓才高八斗,所谓高风亮节……仍是俗套的别样表达。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仿佛是超凡脱俗的了,却不是街头巷尾、江湖之上,能一目了然的“实在”。所以那些可能虚隐,人类无法与之辨认,因而无法达成人格化的意义。
  平常人就是知冷知热、吐纳自如的生命,有羡慕嫉妒,有趾高气扬,有不敢说的心思,有不敢做的妄图,也有奋不顾身的勇气、左顾右盼的狐疑。平常人在凡尘,凡尘皆是平常人。
  那些不把自己看作平常人的人,是不正常的人,是不正常的平常人。如此而已。
  能突破界结,跨越生态物形、自然规序,自如来回于有人之境和无人之境者,大约是超人,但他们如何现身说法,又如何令众生豁然?
  在人类彻底恍然大悟之前,人人都是平常人的喜怒哀乐,在看似不平常的自我感觉里,经验着从生到死之间,一点不少一点不多的宿命安排。
  照镜子,能找出自己脸庞下隐藏的妖气吗?大多数人不能。说梦话,能记得自己喊出的名字吗?大概很难。
  渴了喝水,喝高档水,喝饮料,喝昂贵的红酒,喝天价的“糊涂药”,也还在六根赋予的觉知。人类早已听不懂风声、鸟叫和潺潺小溪。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犹在说人论事,犹在平流层、对流层之下。
  前人一般不愿明说的是,以平常心做平常人,其实是最难的。
  毕竟,还有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和各类传说,一直挑动世世代代的神经。
  故而。孔子曾对子路谈到“三季人”的问题。
  平常人的世界,亦然不可说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