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学艺术网

文学艺术界百花绽放的园地、切磋技艺的平台!

资江文化| 我去过了同学的扶贫点

好诗|诵读|书画|美文|
我去过了同学的扶贫点
文/陈丽君
阳春之日,我随同学国良,去了他的扶贫工作点,湖南益阳泥江口七里冲,一个深度贫困村。
通村的路,已然平坦。进村,就有一泓清凌凌的静水相迎,我们在平阔的水库大坝上,任春风掀起帽沿,迫不及待地凝望远山近水,竹林花坞,深切地感受到眼前的世界,植物是给予者,动物是消遣者。
国良说,陶醉了吧,二三年你再来看,这里就是个活脱脱的桃花坞。今春,我们刚分发了一万四千多黄桃树苗给各家各户栽种。
我知道,国良不易察觉的得意,不是他去年扶贫获得嘉奖,而是这村,贫困户人平年收入实现三千四的目标有望。
我那会在岗工作时,也去农村改水改厕蹲过点,大灾年间,去重灾乡镇送净水机,帮灾民喝上卫生水。还几次深夜入村,实施计划生育控。那些年,对新农村建设,没有完整的规划和明确的目标,支农不知深浅,扶贫蜻蜓点水,解困远不及当下。
国良刚下去扶贫时,曾发朋友圈:“我脚下是厚土,身边是贫民,眼前是农村真实的现状”,还配发了不少图片,让我们也间接了解到农村还是相当贫困落后的。与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速度和人类文明进程相距较远,确需铁腕下大力跟进。同时也觉悟到,扶贫政策的出台,何尝不是“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 的民生大爱之举。
清明一过,气清地暖,温湿宜人。阳光下,雨说来就来。想我居大都市多年,眼见得这春雨一阵阵洒落湘中沃土,春风吹遍山野田畴,那些个青草树木似被倾刻蒸发,芳茵之气,扑面而来,人飘若如仙。
山区田土少,土质差,只种一季稻。春耕远没有湖区那架势,只有少许田垅在翻耕。在田间走一遭,空气中的味道,那泥香,很熟悉,是我无法忘怀的儿时味道。
我记忆的荧屏不时闪现,儿时在洞庭湖洲,攀闻稻花飘香,乐被黄泥溅身,伏听月夜蛙鼓的一幕幕。
纯净的大自然美味,久违了。
七里冲,这两年,村部及其周围的房屋、道路建设,体育没施,绿化模式,包括水库、水厂和电讯、电网的布局,国家、省、市及扶贫对口单位都给予了不少的支持和投入。城镇一体化,规模初现。
在村里转几个圈后,发现少数贫困户那个贫呵,真令人心寒 。听说大多是因病至贫。
我私下里想,这村落绝对不是粮仓,农民也没有忙活的重头产业,农舍里拎不出几多让人享受的件儿。农村教育,医疗,就业问题解决,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儿。让农民脱贫致富,在路上,可不能永远在路上啊。
有个说法:“9O%的不幸福是没有钱,90%有钱的也都不见得幸福。” 要使农民幸福,让其活在现实文明中,而且自觉,何其难,何等的不易。
当我们接近土地、接近村民、接近现实,抱有一颗恻隐之心来看待我们生活着的世界,或出于爱的原因,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我们谁都不应是扶贫的局外人。

我与窗前劳动小哥神聊
文/陈丽君

五一节宅在家。以往,节日外去,或逛,或玩,或旅游,总觉得很疲。在家猫着,看看书,心神宁静。坐于椅,坐于墩,坐于厕,皆能身静思安。老了,只想站着为人,坐而待道。
劳动节,我近距离的接触了一位劳动者,那个在脚手架上朝我家北墙喷漆的装修小伙子。
早晨,我们打过照面,他是开着一辆子弹头小车来的。车就停在机关前坪,他坐在车里,穿戴整齐,神情若定。感觉不出一丁点儿浮澡。反正与机关大院前坪那些个停车的干部,神态有点不同。在脚手架上,我认出他了,换了工装。
趁他在我们窗前劳作时,我打开窗,对着他快闪了一下。
他说:“我不是个正经的劳动者,我是个溜边的。”
“你是干什么的?过节不出去耍,在家看书,是个读书人?”
“不是。或者是,也是个溜书边的。”
“你开着小车来做这苦工,该不是来溜边赚钱的吧?”
“不哩。我只是不想丟了这门手艺。”
在喧嚣和污染的空气中,我和他明心见性的淡着,聊着。
最后,他说:“您要是有口罩,我很想跟您还说说话,我怕气味呛着您。
”我也怕,怕你高空作业不安全。”
关了窗,坐下来,我脑海里老是浮现着两座山。一山顶能坐千人,一顶尖仅能驻一足。

作者简介
陈丽君,湖南益阳人。省作协会员。著有《小日子诗头诗尾》文集。

资江文化编辑中心
荣耀顾问:丁力
顾 问:郭辉 周瑟瑟 李不嫁
杨放辉 何青峻 陈丽君
总 编: 曾灿颖
主 编: 何曲强 伍进 王晓卫
编 委: 杨一之 胭脂小马 早布布
何岗 半亩花田 峻刚行者
红朵 外圆内方58朱兆盟
欧阳芝兰 付明 丁锦群 林小平
特邀作家:田汉文 陈慧飞 龚晓青 厉雄
静好 刘建训 钟爱群 郭智孚

投稿邮箱:2829765785@qq.com
主编微信:zcy1324502997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