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文学艺术网

文学艺术界百花绽放的园地、切磋技艺的平台!

【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此情可待成追忆/朱良启

六月八日,我送走高考完毕的学生,疲惫而又放松地回到自家楼下。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外地的陌生电话,问我是不是某某。我问对方是谁?那边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我是晓丽,还记得我吗?”我曾经有过几个叫晓丽的学生,但我没有听出是谁,对方感觉出了我的犹疑,补充了一句“我是你师院的熟人,家在外地的晓丽啊,想起来吗?”这句话犹如一发炮弹轰开了我记忆的闸门。关于晓丽的往事一下涌上脑海。我告诉她我暂时不便,到家给她打电话。回到家,我打开师院毕业纪念册,一张照片映入眼帘,她就是晓丽,我们已有二十多年未见了。
那年我21岁,上中文系大二,晓丽20岁,在外语系大二,她和我们班的几个女生住在一个宿舍,在团委组织的寝室联谊会上,我第一次认识了她。在一群活泼的女生中间,晓丽一点也不起眼,她个子不高,面容清秀,扎着简单的马尾辫,穿着朴素,她不大开口,总是静静地听别人讲,一望而知是个性格内向之人。我的性格也偏内向些,所以对她印象很好。大家熟悉之后,多聊了几句,互相了解多了些。晓丽是外地人,父亲是公务员,她在家是老小,平时深受父母庝爱,喜欢读书,旅游。我也爱好这些,几次接触过后,我们越谈越投机,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好感互生,几天不见有了思念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爱的萌芽产生了吧。
在一个春日的周末,晓丽距家远不能回家,我邀请她到我家玩一天,她愉快地答应了。一大早我骑自行车载着她一路飞驰,来到距学校二十多里地的我家中。我父母见我同学来了,便尽心热情招待。晓丽很感动,一再悄悄对我说:“你父母真好.”我带她到山上、田野里四处游玩,山上各色山花竞相开放,春光烂漫,让人陶醉。田野里,麦苗青青,生机勃勃。乡村风景如画。晓丽显得很活泼,采花唱歌,她在一株桃树前赏花的时候,让我想起了两句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此情此景,这美好的一幕永留在我心中。
在傍晚回去的路上,我拉着她登上我家附近的一处名胜——飞来峰。远眺夕阳,斜晖脉脉,晚霞衬得晓丽面容如花。峰下一片湖面波光粼粼,浮光跃金。村庄上炊烟袅袅,羊群在悠闲回家。我和晓丽感慨农村生活的静美。回到学校的第二天,晓丽买了一些吃的硬塞给我,说是感谢我和家人对她的热情招待。我的心里暖暖的。
我感觉,照这样发展下去,我们能成为一对恋人的。但世事难料,我享受来自晓丽的关怀并没有长久,仅仅一个多月后,我们几个同学到晓丽宿舍玩,我发现晓丽话很少,脸色也不像以前热情。我有些奇怪,但也不好多问。在我们回去的时候,她跟到楼下,悄悄拉住我,表情复杂,有些艰难地对我说:“你以后尽量别来我们宿舍了,更不要单独找我了,对不起。”我一听此言,头脑中“嗡”的一下,心里一颤,睁大眼睛问她为什么?她只是摇头,不愿多说,一转身又跑回宿舍。我实在搞不清她为啥突然转变态度,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矛盾呀,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子?尽管我心中很难受,但男子汉的自尊使我此后不再去晓丽宿舍。以后再见到晓丽也只是简单打个招呼,甚至有意躲开她。我看出她有些想说什么的样子,但终于没说。我的情绪一度极其低落,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足足困扰我几个月,让我食之无味,寝之难眠,只能默默为心灵疗伤。
1994年7月,我们面临毕业,我们宿舍全体男生到晓丽宿舍和她们告别,这一次,晓丽很热情,留了地址,写了留言。随后,我被分到家乡一所农村中学任教。晓丽则回到家乡工厂上班。开始两年我们之间还互通了几封信,都是说说近况,以前的经历使我用语谨慎,不敢有什么非分的想法。再往后工作繁忙,几年内我父母先后得病,去世。我结婚,生子。调换了单位。当时也没有电话,慢慢地我和晓丽就失去了联系,印象变淡,偶尔午夜梦回,脑海中仍然能闪现那个熟悉的身影。
一晃二十一年过去了,一个电话把我唤回到从前。我奇怪晓丽怎么找到了我?我打电话问她近况如何?晓丽说她现在一所私立学校任教,这几年她一直在打听我的下落,最近才查到我的新单位和电话号码。互相叙了近况之后,她在电话中有些迟疑地说想问我一个问题。我让她问吧。她问我当年在师院上学时,真的喜欢她,爱过她吗?听了她的问题,我有些吃惊,但还是明确告诉了她,那时我真的喜欢过她,爱过她。她又问我当时为何不说出来,我说:“你的不让我再找你使我自尊受到了伤害,毕业后,你在城里上班,我在乡下教书,差别很大,哪敢再提什么爱字。你当时也知道我是喜欢你的,为什么突然不让我找你了啊?”她告诉我:“因为我俩关系密切,同宿舍的一位女生不知为什么,老是讽刺挖苦我,我不想惹气和扩大矛盾,又不好明说,只好让你别再找我,我知道这样做伤了你的感情,几次想给你解释,都被你躲开了,出于羞涩,我没去主动找你,只有在日记中记下自己伤感的情怀,我仔细地审视你在信中的每一句话,但连一句暗示的意思都没有。自己也没有勇气表明心思。”此后她一直在家呆到近三十岁,实在没指望和我在一起了,才在家人的劝说下嫁给了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男人。婚后感情平平淡淡,死水一潭。在她心中一直藏着一件心事,找到我,向我解释清当年的言行,验证我是不是真心爱过她,要亲口告诉我是她的初恋,她是爱过我的,只是无缘在一起了。这样做了以后,此生无憾。
听了她的话后,我的内心震撼了。多情的女子啊!在爱情面前,年轻时的自尊使我不肯低头,城乡的差距让我自卑,心中有爱也不敢说出口,一段情缘与我擦肩而过。再也回不到如梦似幻的从前。爱,就要大声说出来,否则徒留憾事。再后来,晓丽发来一首小诗:
那年你牵着我的手走上小山,
春风拂过我们年轻的脸,
夕阳湖水映着快乐的少年,
最美的爱我们早已拥有,
不想在意错过多少年,
白发苍苍,皱纹满面又何妨?
只要真诚爱过,静静地喜欢,
把那无尽的遗憾变成心中无憾。
此后,晓丽再也没了消息,打电话也没人接。也许,但愿她从此放下心结,开始过自己的日子了吧。大家又能怎样呢?有时李商隐的两句诗在我脑海中久久盘旋,挥之不去,“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作 者 简 介
朱良启,男,现年47岁,毕业于安师大中文本科专业,现任教于烈山区淮北七中。淮北市作协会员,烈山区作协常务理事。2014年开始散文随笔写作。先后有二十多篇作品在省市区获奖。在省市报刊发表文章近百篇,20万余字。
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由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陈州官窑艺术总监张辉(电话/微信13526260505)提供奖品赞助
各奖项及入围奖皆颁发“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 金奖”证书,证书不标注名次。为使获奖者享受获奖的荣誉和成就,本届获奖名次在“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征文作者交流群中通报,在新媒体《行参菩提》刊登。
征文时间:自2018年元月1日起至2018年6月30日止。
稿件处置:选出优秀的征文作品刊登在新媒体《行参菩提》【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栏目的,读者打赏不再返还,作为本届征文行政管理费用使用;稿件达不到征文要求的,会列入新媒体《行参菩提》非征文栏目刊出。
重要提醒:征文将根据“文章点击率”、“打赏率”、“评委意见”评出入围奖和等级奖;获得各奖项的作品,新媒体《行参菩提》即获得版权,结集出版时不再向作者支付稿酬。
投稿方式:要求投送Word或WPS电子版稿件,不收纸质稿件,邮件主题请注明“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
征文投稿信箱:289341034@qq.com
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
陈州官窑杯·第二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征稿启事(点击阅读)